您好,欢迎来到山东博康健康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美国医疗THE ORGANIZATION

出国看病医院

      在美国治疗癌症的几个大的优势,比如医生精湛的医术、医疗服务质量、规范的治疗过程和更为先进的医疗医药研发技术和设备,可以说举目全球都难找到第二个国家拥有这些资源。

      美国的癌症医生属于专科医生,一个立志成为专科医生的学生首先要过五关斩六将地通过医学院种类繁多的面试和考试,顺利入学后,须经过4年的刻苦学习才能获得医学学位,此后,要在指定的一些医院继续进行3年住院医师培训。培训结束后,方有资格参加医生从业资格考试,考试通过后,如果想成为专科医生,还要再进行3年~4年的培训,之后还要到非本单位的指定国家级专科医院做1年~2年的进修医生以及住院医生,这样通过考核后拥有专科行医执照,才能成为专科医生。

      如此严格漫长的培训使得美国的癌症医生不仅训练有素,更较之其他国家的医生更显学术和严谨。我的一个同学在国内的军医大博士毕业,可以说绝对的精英中的精英,来美国后也苦苦奋斗了近10年才拿到医师资格。可见这条路有多艰难。

      我的这个同学说,他看到国内过来的病人的病历往往只有寥寥几字,只说是什么癌症,至于发病原因,发展过程,肿瘤大小一概没有,而美国的病历往往长达2~3页,从肿瘤的发现发展至现状一应俱全,即使病人转诊,之后接手的医生一看之前的病历便一目了然。在美国病人问诊时间也长达1个小时,细致的诊断对于后期治疗计划的整体制定至关重要,同时也避免了误诊的发生。

      究其原因,这亦因美国人少医疗资源多有关,医生每天所看病人的数量少,当然就有更多的时间和耐心花在每一个病人身上,而中国医生少、病人多,有些医生甚至每天都要看上百个病人,忙得连去洗手间的时间都没有,当然没有那么多时间细致询问病情和写病历了。据美国全球健康政策网站数据,2005年至2010年间,美国每万人中拥有医生的数量是24个,中国仅14个。

      美国私人诊所间竞争激烈,医生为了留住病人服务态度好那是自不用说,甚至有些病人没钱打车,诊所也会自掏腰包为病人叫车。比起癌症病人在诊所看病所创造的收益,打车的钱可谓是杯水车薪,而有些保险公司甚至还可以报销病人打车看病的费用,这种细节之处的体贴,在于把病人的需要放在了第一位。

还有一点另国内的癌症患者望尘莫及的是治疗过程的规范化,这要归功于美国医疗体系和制度的健全。

      首先,美国没有乱开药的现象,病人是凭医生处方去药房抓药,医药彻底分离从而杜绝了回扣现象。其次,过度治疗也不会发生在癌症病人的身上,因为美国的《斯塔克法案》明令禁止医生将低收入保险和老年保险的病人转诊给与其有着合作关系或者经济利益的医疗机构接受进一步治疗。

      对于违反该法律的行为,惩罚力度也是相当严厉,病人不仅可以拒付转诊后所有治疗费用,即使已付清也可以将其拿回,对于转去的医疗机构,每项医疗服务的罚款可达15000美元,如果该医疗机构已经向政府老年保险领取了医疗报酬,它更将面临3倍的罚金,且该医疗机构将被老年保险和低收入保险及其他政府健康保险除名。

      此外,如有民事控诉,对于违反上述法案的医疗机构还可能面临每项高达10万美元罚金的指控。如此高昂的违法代价使得医生一般不敢以身涉险。换而言之,法制的健全杜绝了利益的驱动。手术医生在割除肿瘤后,病人如果没有必要接受放疗或化疗,医生决不会将其转去其他机构接受进一步治疗。

      此外,美国治疗方案的严谨并不是一蹴而就的,除了法律法规的各项限制外,保险公司和政府也会经常派人到诊所和医院监察,检视病人病历和上报的治疗方案。通常,病人在接受治疗后,所产生的费用就会由诊所或医疗机构上报给保险公司,然后等待保险公司批钱,再打还给医疗机构。

      美国医疗体系的定海神针就是他的先进的医疗研发能力。癌症的治疗离不开药物,美国抗癌药物的优势则成为了中国病人赴美就医的辅因。对于同一品牌抗癌药物的价格,中美的定价大致相同,某些抗癌特效药,美国的价格却比中国便宜数倍。

      以治疗肺癌晚期的靶向类药物“易瑞沙”为例,美国网站每片250毫克30片装的价格470美元,折合每片15.67美元,而120片装的折合每片更低至11.04美元。而一位国内患者给我们提供的真实信息是,同样是每片250毫克10片装的价格就高达5000元人民币,折合每片要500元人民币,价格是美国价格的5~7倍。

      我们接待的癌症患者里很多坚持让我们在美国替他们代买药物,除了价格因素,大多数中国病人几经辗转在美国购买抗癌药物,更重要的是买个放心。中国药房良莠不齐,药物真假难辨,癌症病人一旦买到假药,后果不堪设想。

      而在美国,药物管理局监管严格,即使网上订购,也绝无机会买到假药,可抗癌药物属于处方类药物,没有美国医生专门处方,个人是无法在网上自行购买的。可以这样说,在美国如果没有处方想买到抗癌药物,那真的比买毒品还难。造假药,比造毒品的罪名还大。对美国药物的信任也促成了中国癌症病人赴美看病的助动力。

      另一个较重要的原因是在美国,病人能领先买到最新研发的抗癌类药物,且如果有医疗保险,药费基本都可由保险公司一并承担。抗癌新药研发成功获批后一般先在美国及欧洲国家上市,接着再投入中国市场,而新抗癌药上市前,先要在中国找病人做实验,实验时间长短不一,这样一来,整个新药在中国上市的时间就比美国至少滞后了3年至10年不等,有些经济条件好的大陆患者,为了抢时间,就愿意飞到美国接受更新更好的药物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