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播放器苹果

2021年9月5日 作者 admin666 关闭

.630shu.co,最快更新天降鬼才最新章节!

于是乎,周兴云在武林盟营地逗留了会儿,就匆匆忙忙与杨琳道别,带着镇北骑师团赶往‘玄武关’。

杨琳虽然很担心,也很不舍得让周兴云离开,然而,自古忠孝两难,周兴云不知不觉,竟成为镇守中原北境的大将军,肩负保家卫国的重任,杨琳只能默默地注视着周兴云,祝福孩子武运昌隆。

周兴云此行没有带太多人,随他前往‘玄武关’的镇北骑人马,算上体炎姬军,也不过才两千人。

周兴云没有让江湖人士参与,一是他们并非士兵,在混乱的战场上不会配合,搞不好会拖累大队。二是、一旦江湖武者出现伤亡,周兴云不知道该怎么向其师门交代。

所以镇北骑只能精兵简政,减免无谓的战损。

精简出来的两千名镇北骑将士,可谓精锐中的精锐,炎姬军的姑娘就不多说了,秦寿麾下的牲口大队,亦是强将如云,随便挑个出来,都能……都能……都能……

算了,不浪费口水夸奖牲口,周兴云实在是开不了口赞誉雄性生物。

总而言之,绫道仑、太史禾、徐子健、长孙无折这群明明比周兴云长得帅,却一直孤家寡人的武林俊杰,都并入了镇北骑队伍中。

说实在的,绫道仑和太史禾真是倒了血霉,他们本想在四海英杰武道大会上为师门争光,结果莫名其妙就到了镇北骑麾下,默默无闻的混到今天。

太史禾性格开朗倒还好,笑一笑就完事,绫道仑可就气炸了,他这是给周兴云白打工啊!阵营战获得胜利,好处让镇北骑师团和九大护国门派占了,跟他和他的师门天命岛,几乎没半毛钱关系。

幸好,周兴云身边有许多精明的女子,韩秋澪特意让韩枫金笔提名,褒奖‘天命岛’与‘蓬莱门’一众协助镇北骑师团的江湖门派,让他们心里好过一些。

花束的陪衬

否则,绫道仑绝必和见色忘义的周兴云恩断义绝!

时间匆匆流逝,一眨眼又过去几天,周兴云等人终于抵近北境疆界的‘玄武关’。

中原疆界东南西北,各修建了一处镇疆关卡,分别以古代神话中的天之四灵来命名。

东方‘青龙関’、南方‘朱雀関’、西方‘白虎関’、北方‘玄武関’,四大关卡便是捍卫中原山河,抵御外寇入侵的砥柱。

“秋澪,镇守北境边关的将军,是个怎样的人?”周兴云好奇的询问,虽说他非常的走狗屎运,莫名其妙就干掉了北境州牧擎天熊,被封做镇北骑师团的大元帅,成为北方城镇的诸侯之一。

在前往玄武関的路上,韩秋澪还是向周兴云细说了北方城镇的状况。

中原北境领地范围,有许许多多的贵族和诸侯,周兴云不过是其中的一份子。

就好比位于南境城镇的东方德康世家,他们虽是南王府麾下人马,却也算是南境城镇的诸侯之一。

在中原的北方城镇,同样有大大小小的贵族和诸侯,他们都和周兴云一样,或多或少都有属于自己的封地以及军队。

周兴云和北方诸侯们的不同之处,就是他

顶替了擎天熊,不仅仅是一个诸侯,还拥有北境州牧的权能,乃皇室册封的镇北骑元帅。

北境州牧的权能是什么?简单地说就是调动北境城卫兵的权利。

而北境的城卫兵,基本上都是由北方领地的诸侯们拼凑而成。

综上所述的意思,当有敌人来犯,北境州牧即可行使州牧的权能,号召北方的大小诸侯,命令他们出兵来支援自己。

诚然,拥有自己的封地,而且手握兵权的大小诸侯,未必会心甘情愿,服从当地州牧的调令。

因此皇十六子谋反之前,北境州牧擎天熊一直没法掌握实权,直到皇十六子谋反败北,那些有权有势的北境诸侯,跟着皇十六子举兵作乱,统统遭斩首示众后,擎天熊才能见缝插针,与玄阳教联手,统合剩余在北方的小诸侯,执掌州牧实权。

如今有外寇入侵中原北境,周兴云身为镇北骑元帅,即可号令北方的大小诸侯,让他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力协助镇北骑抗击外敌。

原本应该是这样子的……

遗憾的是,周兴云上任时间太短,并且一直忙于建设武林盟新营地,以至于他没机会接触那些北方权贵。

大家面都没见过,就要他们出钱出力,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最重要一点,就算说得过去,周兴云也没空找他们要钱要人。

黄酆国举兵来犯事发突然,周兴云风尘仆仆的从乐山城赶回北境,哪有时间号召北方的贵族和诸侯。

幸好,根据韩秋澪和许芷芊的猜测,即便周兴云不号令北方诸侯,他们也会极力参与本次的疆界防卫战。

周兴云头顶驸马爷、少傅、云子侯、镇北骑元帅等,一大堆高官头衔,北方诸侯岂敢无视这位爷的存在?

更何况,周兴云是踩着擎天熊的尸体上位,备受皇上信任,北方的小诸侯自然千方百计想与他攀关系。

所以,得知镇北骑元帅返回北境,欲要抗击外寇,北方的诸侯肯定会有所动作。

韩秋澪说明了周兴云与北方诸侯的关系后,又细述了镇北骑师团与北境边关将士们的关系。

目前在北境边关镇守的将士,名义上归周兴云管制,实际上却不归他管制,双方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关系。

简单地说,周兴云所代表的镇北骑师团,主要任务是安内,比如讨伐北方境内的贼匪与邪门,以及防止北方城镇的贵族与诸侯犯上作乱。

镇守北境边关的将士,则专门应付外族敌人入侵,拥有独立的管制体系,看似归于镇北骑麾下,却又不在镇北骑元帅的管辖权内。

大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味道……

通常小规模外寇入侵,周兴云基本上可以不用管,镇守边关的将士自会把他们击退。

只有外族兴师动众,大规模出兵,才需要镇北骑大元帅出面,召集北方城镇的诸侯,调动北方境内的兵马与粮草,去协助北境的边关将士抗击外敌。

那么问题来了,北境边防将士,名义

上乃镇北骑麾下的兵马,实际上却又不归镇北骑元帅管,那周兴云抵达‘玄武関’后,最高指挥权归谁所有?

讲道理,镇北骑大元帅的官职,比边防的偏将军高一截,指挥权当然应由周兴云说了算。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现在君来了,将不受也得受!

那么问题又出现了。周兴云一个新上任的元帅,忽然来到‘玄武関’,就接管最高指挥权,边关的将士们会服他管吗?

还有就是,周兴云初来乍到,不了解边关状况,要他胜任最高指挥官,貌似很不稳妥。

但是,周兴云不接任最高指挥官,他又担心玄武関的边防将军,会像江湖协会那样瞎鸡儿乱指挥,让镇北骑的小伙伴陷入危难。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周兴云绝不会再让别人指挥他的镇北骑。

所以,周兴云才想问一问韩秋澪,玄武関的守将是个怎样的人,如果对方好说话,他就将军备物资交由对方分配,让守将继续在玄武関主持大局迎击外敌。自己的镇北骑,则作为一支特殊部队,视情况协同作战。

“不是坏人。”韩秋澪简洁的回道,镇守在玄武関的守将名叫黄普忠,是个四十出头,性格沉稳的中年男子。

黄普忠原本是镇北骑副师团长戚元麾下的战将,武功与戚元不相伯仲。

“戚元是谁?”周兴云好奇追问,总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可惜他忘记了。

“皇十六子举兵谋反时,在水门关死在崇武剑下的敌方将领。”轩辕风雪平静地说道,戚元虽是轩辕家的仇人,但不可否认,他曾是个身经百战,捍卫北境疆土,让外寇闻风丧胆的镇北将军。

只可惜,他随北方诸侯犯上作乱,协助皇十六子谋反,最终战死在京城郊外的水门关。

轩辕崇武还替他立了个墓碑。

“听这么一说,我好像有点印象。唉,如果黄普忠和戚元关系很好,那我们的处境不是很糟吗!”周兴云哑然失声,只希望黄普忠和戚元关系不和,否则他和轩辕姐弟冤家碰头,局势就难料了。

不过,戚元曾是黄普忠的顶头上司,上司与下属的关系,普遍都不是很好。

周兴云非常乐观的猜想,可许芷芊立马就点头说道:“对喔!黄普忠是戚元的爱将,他今日之所以能成为玄武関的守将,皆因戚将军力推荐!”

周兴云疏忽了一点,战场上的交情,与官场上的交情,不可同日而语。黄普忠和戚元是出生入死的战友,关系能不好吗?

“懂了!我们今天的目标就是攻打玄武関!”周兴云信誓坦坦的说道,既然黄普忠和乱臣贼子关系匪浅,那他身为镇北骑大元帅,就只能清理门户了!

“没听见我讲话吗?玄武関的守将不是坏人!”韩秋澪不偏不倚的说道:“黄普忠与戚元交情虽好,但在皇十六子举兵谋反时,他以国家大义为重,并没有响应北方诸侯的召集,出兵协助皇十六子。擎天熊与玄阳教勾结,为祸北境百姓,我们能迅速收复北方城镇,也是多亏他派兵支援各地。所以见到黄普忠时,给我客气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