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有猫咪分享一下

2021年9月4日 作者 admin666 关闭

阴山张氏鬼神大殿内。

笼罩在重重迷雾中的鬼神雕像下方,正闭合双眸仿佛要在祷告的枯瘦老者浑身不由自主一颤,眼眸顿时睁开,更是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缕血迹。

他瞬间睁开的眼眸绽射出无比骇人的光芒,如恶鬼欲择人而噬,暴怒至极。

“我的鬼兽王……”枯瘦老者面目如鬼声音低吼,他能感觉到,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赤山鬼兽王死了,自己也受到一些反噬受了伤。

是谁?

是谁杀了赤山鬼兽王?

“赤山鬼兽王有下位武圣级实力,但一身体魄强横防御惊人,绝大多数下位武圣都无法击杀,难道是中位武圣出手?”枯瘦老者眼眸低垂,杀机凶光内敛,惊疑不定。

中位武圣的实力可要比下位武圣强出不少,而武圣级原本就不多,中位武圣就更少,到底是谁?

到底是哪一个中位武圣出手?

枯瘦老者陷入沉思之中,下位武圣或许不用多虑,但中位武圣却不得不忌惮。

……

“师傅,阴山张氏竟然做这种恶事,祸乱苍生,简直是泯灭人性,我们当要替天行道,将张氏铲除。”俞经义正言辞慷慨激昂的说道。

红衣少女户外真空纯美写真

“走。”林霄却没有废话。

“好咧,师傅。”俞经略兴冲冲的斗志高昂,旋即一怔:“诶,师傅,这不是去阴山张氏的路啊,相反了。”

“想去送死吗?”林霄没好气的反问这个铁憨憨。

“哈?”俞经略没反应过来。

“阴山张氏内有鬼神大殿,供奉鬼神雕像,那应该是武道圣者之上的存在。”林霄不徐不疾的解释道。

“没事师傅,我的运气很好,就算是遭遇危险也可以逢凶化吉的,说不定还能因祸得福。”俞经略先是一惊,继而一脸无惧的笑道。

林霄无语的看了这个憨憨徒弟一眼,怕不是从小到大运气太好,没有真正经历过生死啊,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滋味吧。

因为气运过人,每一次遭遇危险都可以化险为夷逢凶化吉乃至因祸得福的缘故,无形当中已经在俞经略的内心种下了一种念头,作死的念头,不怕作死,只怕作的不够。

这傻孩子。

对于气运,林霄的认知可要远胜于俞经略,很清楚俞经略为何每一次作死都可以化险为夷,甚至因祸得福,就是因为气运高的关系,但那也是有一个上限的。

简单的说,遇到小危险很容易逢凶化吉得到好处,遇到大危险也是可以逢凶化吉得到好处,但如果是遭遇到天大的危险呢?

比如这一次,真要是杀到阴山张氏去,万一惹出武圣之上的恐怖存在,如何逢凶化吉?

很难的。

想要逢凶化吉得有适合的外界条件啊,比如出现一个武圣级以上的强者正好路过或者特地赶来,机缘巧合的挡住阴山张氏的鬼神。

这种情况也不可排除,但林霄可不敢赌这种运气。

武圣都不多,武圣之上的存在更是稀少,到底会不会出现都是一个未知数,该浪的时候可以浪,不该浪的时候一定要苟住。

俞经略这个憨憨嘴里还嘀咕着为什么不去替天行道,林霄却是懒得理会他,更懒得跟他解释这些,层次不到认知不够强行解释是无用的,能懂到时候自然就会懂了,不懂提前说了也是一头雾水。

……

一座不小的村庄内,哀嚎声惨叫声四起,一道道红影飞掠。

“都去死啊……都去死……”壮汉挥舞着劈柴斧满脸悲愤的怒吼着,狠狠劈向面前的红衣青年,双眸充满恨意。

“嘿嘿……”红衣青年面目阴郁,狰狞一笑,旋即伸手抓住劈落的斧头,纹丝不动:“能为吾神降临贡献一份力量,那是的荣幸啊,蝼蚁。”

话音落下,一道红光骤然破空,直接洞穿壮汉心口,壮汉带着满腔的愤怒和不甘往后栽倒。

红衣青年狞笑着取出一颗鸡蛋般大小的淡红色珠子落在中年人的心口部位,那血液顿时纷纷流入珠子内,珠子的颜色不断加深。

十息后,中年人魁梧的身躯变得干瘪,面目枯瘦而狰狞,红衣青年收起珠子,身形一闪再次化为一道红影飞掠向正抱着一个婴儿躲藏在墙角的妇人。

四处杀戮,尸横遍野,每一具尸体都干瘪枯瘦,仿佛死去多年,眼珠子灰白鼓凸仰望苍天,嘴巴大张仿佛发出无声的嚎叫,面孔狰狞布满愤怒和惊悸。

一道道红衣身影四处飞掠杀人使用珠子吸收血液。

村子中心站着一道红袍身影,一双淡红的目光正凝视着四周,在他那一双淡红色的眼眸里,血雾升腾,仿佛有无数的冤魂在哀嚎着,让他情不自禁的深呼吸,露出一脸迷醉的笑意。

“杀吧,多杀一些,多收集一些精血,吾神即将降临,这世界将是我们血神教的天下。”红袍中年人张开双手仿佛要拥抱天空大地,情不自禁的低吟道。

不多时,一道道红衣身影纷纷从四面八方飞掠而来,齐聚在红袍中年人身边。

“护法大人,全村三百八十三口精血全部收集完毕。”为首的红衣人汇报道。

“去下一个村。”红袍中年人收回目光淡漠说道。

“是!”十几个红衣人纷纷躬身。

……

天地昏暗,煞气无边,一道道身影重重,每一道身影都环绕着浓郁煞气,仿佛从鬼蜮而来,这些高大的强壮的身影穿戴铠甲,气息森冷,罗列成队伍,气息生人勿进,赫然是僵尸,一群僵尸。

只见一头背生双翼的身披黑金铠甲的僵尸从上空飞过,落在僵尸列队前方,发出一声嘶吼,僵尸们也纷纷发出嘶吼,立刻动了起来,朝着前方奔袭,宛若潮水横推而去,似乎化为一道摧枯拉朽的洪流。

……

“师傅,酒好喝吗?”俞经略看着林霄饮酒,好奇的问询。

“好

喝啊。”林霄当即变魔术般的取出一坛丢给俞经略:“喝酒如练剑,剑越练越好,酒越喝越香。”

“哦,那我尝尝看。”俞经略打开酒坛直接灌一口,呛得鼻孔冒酒连连咳嗽。

“哈哈哈哈……”林霄顿时一笑,大饮一口,提剑起身,剑术如飞鸿,剑光似长虹经天,风乍起而又惊雷,火光席卷,林木森森,若有长河奔腾,似有山体隆起大地,一时间竟然有森罗万象之境,看得俞经略眼眸大瞪忘乎所以,只感觉那剑光内蕴含着万千奥秘,似乎与天地遥相呼应。

练到酣畅起,提葫大饮时,莫顾虑,剑下自有乾坤大。

“我也来。”俞经略受到影响,热血沸腾,剑意升腾而起,骤然拔剑,双剑脱鞘而出,剑光交织起舞,有风呼啸而来,席卷八方。

练着练着,俞经略也忍不住再次提起酒坛大饮一口,然后破功了,呛得鼻水眼泪齐飞咳嗽连连,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练剑氛围荡然无存。

“徒儿啊,这酒量还是得练练,练起来,下次遇到师祖,和他喝高兴了,少不得传两手。”林霄一边喝着老酒一边调侃道。

“师傅,师祖是哪位啊?”俞经略顿时眼睛一亮,迅速问询。

“哦,我没有和说过吗?”林霄诧异反问:“那现在就和说一说,师祖叫古延真,是天地门天鹤流第七代鹤王,也曾是王朝宗师榜上名列前三的风云剑宗,几年前破境为剑圣。”

“师傅,那师祖厉害还是厉害啊?”俞经略点点头后又问道,结果被林霄敲了一个板栗。

问啥傻问题,这问题能回答么?

不好回答的呀。

要说师傅比自己厉害,那是以前,至于现在,不好说啊,可能还是比自己厉害,但也可能不是自己的对手。

“徒儿,要记住一句话,弟子不必不如师。”敲完俞经略板栗后,林霄念头一转,旋即语重心长的说道。

弟子超过师傅,那不是不可能的事,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当然,世间人有千百态,可能有的师傅担心弟子会超过自己,但有的师傅不会,林霄就不会,只要有本事,能超过我那就超过,当然,林霄也有一种自信,就是弟子想要超过自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甚至是做不到的事。

弟子在进步,自己也在进步啊。

看着绝锋剑,上面光滑一片,但林霄却知道,此剑内其实有了裂痕,细微的裂痕,已经开始有影响到此剑的架势了,照此下去,绝锋剑迟早是会崩碎的,为何如何呢?

因为之前那赤山鬼兽王的攻击十分强横,百炼级剑器要是被击中,估计一次就会被击裂,绝锋剑是半灵器,更为强韧坚硬,加上有林霄的力量护持才没有被击裂,但多次攻击下还是避免不了受损。

“或许,我可以重新炼制一番。”林霄突发奇想,取出炼化了鬼军甲胄的那些阴属性乌金,打算将这些乌金与绝锋剑重新炼制一番,尽可能的增强绝锋剑的强度,如果能够炼制成灵器那就更好不过了。

想到这里,林霄毫不犹豫的炼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