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成年版怎么搜索

2021年9月4日 作者 admin666 关闭

☆、o952_亏心事

我问:“柳长老, 您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关于我的?”

柳桀长老捋胡须的手顿住。乐-文-

我:“这么一点关子都不卖的详细解说,还要为我本来也不会多重的处罚求情,我真的很难相信这里面没有不可说的理由。关于我的传言,您是不是出了一把大力?春宫图?”

柳桀长老手一抖, 拔下来一根胡须。

我们俩都看了会儿那根胡须,柳桀长老问我:“你要吗?”

我:“您自己留着吧,我还是想知道关于我您做了什么亏心事。难不成真是春宫图?”

柳桀长老:“乱说, 我是那种会拿小辈画小黄图的人吗?”

我:“所以小黄图是有的, 只不过不是小辈?”

柳桀长老:“好了,毛球检查完了。健康,非常健康,很可能还能突破天生等级上限,恭喜。你该去戒律处报道了。”

我被推出大门的那一刻突然灵光一闪:“您这么惊吓,该不会是拿我爹开……”

“哎哟喂我的小美人你可别害我, ”柳桀长老捂住我的嘴,“乖,快去戒律处吧,你爹把处罚项目都给你列好了, 别跟惠菇似的整天胡想八想乱联想, 啊,快去吧。别惹你爹生气,化神剑修的怒火可不是开玩笑的。”

雪地里的可爱小精灵

我压一个小冰雕,柳桀长老绝对拿我爹开涮了, 瞧他那满头冷汗的怂样——同为化神期,驭兽师绝对打不过剑修。

☆、o953_真真假假

在去戒律处之前,我先回到了号称要等我的大师兄的面前——他还真留在原地,但到底是在等我,还是在跟卫华彬师兄难分难舍就不好说了。

大师兄:“你这表情,在脑补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我:“我脑补了一件很惊悚的事情,并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证实。”

大师兄:“要说吗?”

我:“柳桀长老是不是画了我爹的小黄图?”

卫师兄吓得手里的灵兽蛋都掉了——没事,灵兽蛋抗摔,没灵力攻击它是摔不破的。

大师兄就比较镇定了,他问:“你是怎么‘在一定程度上证实’这个脑补的?”

我:“柳长老吓得拔掉了自己的一根胡须,还说要送我当封口费。”

卫师兄声音飘忽:“惠菇长老也靠一分真九分假的胡编乱造成功威胁过柳长老。唉,我峰长老跟灵兽相处久了,性子单纯,对付不了心思诡诈的坏人啊。”

我不受卫师兄那作态的影响,咄咄逼人道:“一分真是指什么?我猜是春宫图。就是这个词让柳长老拔下胡须的。”

卫师兄恢复了正常语调,表示:“二公子你学坏了。”然后跟大师兄说,“我就说那种跟散修太近距离接触的任务让二公子这么纯良的人去不好,容易被同化。”

大师兄拆台:“你别指望转移话题能让美人师弟忘了重点,他虽然好糊弄,但记忆力真的很好。”

你这是夸我呢?

我:“反正都传遍宗了,你们把内情告诉我不可以吗?这又不算秘密。”

卫师兄:“传遍宗的是二公子你惨遭蹂虐于恶徒的事情,柳长老惊吓的是另一件事。”

大师兄:“……”

我:“……”

大师兄:“你怎么直接说出来了?”

卫师兄:“因为我觉得传闻才是二公子更应该关注的,长老们的内斗问题还是交给长老们自己解决吧。”

☆、o954_蠢材

我:“真有人信了传闻?”

卫师兄:“不知道是真信还是假信,反正嚷嚷着要给二公子报仇雪恨的人很多。”

得蠢到什么程度才能相信以我的逃命能力会被人强,而且在我被强了后我的兄姐没有赶回来、我爹还能安安生生待在裴峰和戒律处给我制定处罚计划?

卫师兄看向大师兄:“已经有人集合起来准备出去报仇了,不管吗?”

大师兄:“等着呢,等着看这一波能钓出多少蠢材,集齐一起罚了。”

卫师兄:“别这么冷酷啊,大家也是热心,是吧,二公子?”

呵……你就别搁这儿煽风点火了。

大师兄:“仇人是谁不知道,仇人在哪儿不知道,仇人的实力不知道,甚至连这个仇人到底存不存在都没有向当事人确认过。这队蠢货要是真能一无所知地为报这个不存在的仇而踏出宗门……我云霞宗弟子应该还是有智商的。”

所以,万一他们要是智商掉线了,你要怎么他们?你得知道,在集体氛围下,有时候是会生一些用理智无法理解的事情。

虽然我也认为那些信谣传谣的人该罚,不过,我觉得绝大部分人只是以传小黄文的心态在传而已,毕竟裴峰悄无声息的,稍微用大脑而不是下半身想一下就知道我没真出事,而也正因为知道我没真出事,他们才会热热闹闹地乱传,否则就该认真商讨行动计划了——就像大师兄说的,确认仇人是谁、在哪儿、怎么杀这类的,而不是光喊口号没实际内容。

……明知道是谣言还传,瞎起哄,拿我套艳文主角,我强烈要求重罚他们。

☆、o955_领罚

我:“那柳长老惊吓的事情到底是什么?跟我爹有关的。”

卫师兄和大师兄同时表示:“你该去戒律处了。”

大师兄:“我送你去。”

押送的送吗?不告诉我算了,等哪天柳桀长老挨揍了我自然会知道——两个化神长老掐架难道还能闹不出大动静?柳桀长老吓成那个样子,我才不信是可以私下里悄悄解决的小问题。

我的处罚项目没什么好说的。

不是我自夸,戒律处有的、筑基期及以下修为弟子能承受的处罚项目,就没有我没挨过的。

……这好像确实不是自夸。

唉,亲爹在戒律处任职是种什么体验?开后门减处罚是没有的,戒律处先罚一轮,回家后他换个花样再罚一轮,才是常态。

让我欣慰的是,我不是唯一有这待遇的人,我的兄姐当年也是这么被罚过来的,而且他们俩当年脾气比我暴躁多了,两个人凑到一起又爱掐,受罚机会也就比我多多了。

现在他们俩在这方面也没什么进步,还是经常被老爹罚。我只能自称对我修为所能承受的所有处罚项目都很熟悉,他们俩却已经总结出针对各种处罚项目的、使自己尽量轻松的应付方案了。

——然后被老爹罚得更重。

我到了戒律处后,没看到我爹,只一位师兄面带同情又习以为常地给了我一张单子,我爹亲笔写的处罚项目清单,我默默接过,然后默默地就去完成了。

大师兄送我到戒律处后,就不见了踪影,显然送我是假,来戒律处找人是真……找人就找人,他干嘛非得跟我一起来?神神叨叨的。

☆、o956_一天任务

在戒律处领罚一遍,回裴峰再被老爹罚一遍,我的被罚日常就结束了,这时大师兄又溜达到了裴峰。

——时间掐这么准,我真的很难不怀疑你是故意的,尤其你见到我的第一句话还是:

“手脚软你躺着就行,我就来跟你说说拍卖会的事情。”

我爬起来盘腿坐好看着他——我还真有点手脚软,不太想站起来。老爹对罚我很有心得,每次都能罚到我脱力又没过量、有点小伤还不用治疗的程度。

大师兄:“先,这是一个任务,而不是我的日常本职工作。不过较真的话,这也是我作为弟子的本职工作没错。”

我:“几人任务?持续时间?困难程度?”

大师兄:“单人任务。一天?难度基本没有。”

我:“……金丹期的任务量?”

大师兄:“对啊,我也是要完成任务量的。”

我:“‘难度基本没有’的任务?”

大师兄:“我每年都让任务处留一个最简单的给我,凑数。”

……喂,公器私用、走后门,做了就算了,你怎么还能说得这么坦荡?你以身作则的大师兄精神呢?……你好像是没那精神,云霞宗也不兴偶像崇拜。

云霞宗服大师兄管的人很多,但崇拜大师兄的……大部分修士更乐意自我陶醉。修炼这件事吧,还是偏向自我唯心的。

我:“任务内容是什么?”

大师兄:“拍卖会上有一件东西,确定是否是本宗要的那件,是的话就拍回来,不是就联系放出这件东西的卖家,获得找到本宗需要的那件东西的下落的线索。”

我:“如果是后一种情况,得到其下落的线索后,你还要去找到那件东西吗?”

大师兄:“不,我的任务内容就是拍回东西,或者获得其下落的线索。有了下落线索后找东西,是另一个任务。”

我摸着良心说:“我觉得这任务是刻意拆开的,否则带回东西才应该是任务目标,而不是带回东西和找到线索任选其一。”金丹期的任务是以‘年’为时间单位的,怎么可能布一天就肯定能完成的任务?

大师兄露齿笑:“你也可以让任务处帮你拆任务,他们会答应的。”

我:“……”你还是考虑一下你的形象问题吧。